關於部落格
  • 79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場遊戲還是工作?

【摘  自】科學人雜誌2007年6月號 第 64 期 【中文章名】一場遊戲還是工作? 【作  者】張俊盛 知識分類:人文科學 委眾新模式讓你我在遊戲中模糊了娛樂、學習、工作的界限。 日前到美國柯達公司總部所在地紐約州羅徹斯特開會,聽到了一場精彩的演講。開發Google機器翻譯系統「Google翻譯」的歐赫(Franz Josef Och)證實,越來越龐大的雙語語料庫,正持續改進機器翻譯的品質。而卡內基美倫大學佛南(Luis von Ahn)的演講更為精彩,資訊研究人員本來該談如何讓電腦幫人類工作,他卻大談如何在網路上引誘人來做義工;更精確說是邊遊戲邊工作,佛南把影像加註關鍵詞的工作,變成了線上遊戲。 電腦的應用發達,很多事情都已經由電腦代勞了。現在電腦做得還不如人意的工作包括:語音辨識、機器翻譯、影像理解。影像理解中最有用的分析,就是為每張圖片加上關鍵詞、分類等詮釋資料,這對網路的圖片檢索服務至關緊要,但是要自動加註關鍵詞,卻困難重重。佛南設計了一套遊戲叫做「第六感」(ESP Game)。要玩的人就上www.espgame.org,系統會幫你和一位同時上線的玩家匿名配對,兩個人一起看一張圖檔,然後挑戰兩人是否有「第六感」輸入同個關鍵詞。如果關鍵詞成功重疊,玩家就得分,同時系統也得到圖片的詮釋資料。 最好的遊戲策略就是描述圖片上的人與物。例如,看著瑪莎史都華捧著花束的照片,不難想像玩家很容易藉輸入Martha Stewards和flowers而得分;當雙方都輸入強烈的評論並得分時(例如異口同聲罵史都華super evil),更會有深得我心的默契感。這樣的簡單遊戲,有多大的吸引力? 佛南表示:上網資料和玩家來信顯示,ESP和複雜商業遊戲軟體有一樣的魔力,有人一玩就15小時不間斷,很多人一個星期就玩掉20小時。三年來,隨時都有數十人上線,累計有7萬5000多人玩過,系統已蒐集1500萬筆重疊的關鍵詞。佛南估計若能夠像遊戲網站一樣,吸引5000人同時玩ESP,兩個月內就可以標註完所有網路影像。 Google顯然看上了佛南的創意和實驗數據,在獲得使用ESP遊戲專利的授權後,於2006年8月推出Google Image Labeler,玩家蜂擁而至。不久之後,Google圖片搜尋服務一定會越來越精確,我們真要感謝這群玩家花時間玩遊戲,而幫助你我節省時間呢! 前陣子熱門的格網運算,目標是利用電腦CPU閒置週期。如今佛南拋出180度大轉彎的「人類運算」:想辦法利用人的閒置週期,集體創造知識產物。基於成本與電腦能力的考量,「人類運算」探討如何把電腦的部份運算任務委外給人類。如果大規模動員,委外就變成委眾。這樣的人機共生,是否表示我們離電影「駭客任務」中電腦控制人類社會的情景,又近了一步? 當然也不乏母語不是英語的外國人,衝著學英語來玩ESP或Google Image Labeler。這對電腦輔助學習該有點啟示吧。ESP很像父母或幼稚園老師,拿識字卡問幼童,讓他們說出圖片中的人物或物品。不同的是,ESP是兩人遊戲,又有得分排行榜,而紛紛自願上網答題的竟然是成年人! 遊戲、學習、工作只有一線之隔,馬克吐溫顯然早已了然於心。《湯姆歷險記》中,湯姆把漆籬笆的苦差事,巧妙地變成遊戲待價而沽。他「勉強地」讓朋友參加遊戲,賺得一顆蘋果、一只風箏、一隻貓、長長的繩子、一盤蛋糕、十二粒圓石、一付鐵門把;太多朋友搶著玩漆籬笆的遊戲,居然用光了油漆,籬笆漆了兩次。波麗阿姨驚喜之餘,不禁說出:「湯姆,你是個好孩子。」 歷史上文明進步動力,常是集合眾人之力量,成就眾人之公益。不過做法若非以暴力相逼,就是被詬病是壓榨廉價勞工。人類運算、ESP遊戲令人驚訝之處,在於巧妙地號召大批自願者,透過遊戲在不知不覺中,合力鋪設了知識的萬里長城。難怪湯姆贏得波麗阿姨的由衷讚賞,而佛南贏得與會同行者的滿堂喝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