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9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高油價不稀罕 高米價時代來臨?

白米戰爭一觸即發 衝擊25億人 埃及日前宣布禁止稻米出口,讓米價一夜之間大漲3成,亞洲各國紛紛「擁米自重」, 不是因為亞洲人瞬間吃下更多的米,那價格暴漲的秘密又為何? 3月27日埃及政府宣布禁止稻米出口,並宣布對外擴大採購稻米,讓全球稻米交易基準的泰國白米報價衝高到每公噸760美元,比前一日收盤價580美元暴漲30%,創下歷史新高! 亞洲上演白米大戰 肇因於中國 當前,全球的稻米庫存位於1976年以來的最低點。全球稻米進口國之一的菲律賓3月29日表示,希望能向國際購買50噸大米。3月早些時候,菲律賓購買同樣數量稻米的願望未能實現。菲律賓正努力進口180萬噸到210萬噸稻米,以彌補本國產量的下降,菲律賓已經證實,將嘗試朝越南和泰國取得緊急儲備。 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菲律賓當地一家中式速食餐廳Jollibee Chowking已經決定從4月起,600家分店的餐點飯量減半供應,因為這家連鎖餐廳每日就要消耗掉56噸的米,而當地的麥當勞也打算一起跟進。 埃及的稻米出口禁令,使得其他稻米出口國也不敢掉以輕心,在越南,河內政府3月29日下令減少1/4出口量,希望平抑國內稻米價格,全球第三大稻米出口國~印度,也實行了類似限制規定。另外,較小的稻米出口國柬埔寨,近日也公布了一項出口禁令,這些外銷限制規定令國際市場上交易的稻米數量減少了大約1/3。 稻米價格一夕暴漲,答案之一可能在中國大陸,國際稻米研究所(IRRI;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所長Zeigler在2005年曾提出一項預測:「中國的稻米不足,據估計1年仍將達到2千萬噸。」他又指出,「中國的稻米出口量,只不過占其全國產量的1%。」意味著對進口的依賴度相當高。 Zeigler保守估計「到2015年以後,中國1年稻米不足量將達到5千萬噸。」此結果,亦表示全世界的稻米之儲備量,將從原有的1億5千萬噸驟降至1億噸,如今看到國際間開始限制稻米出口,看來似乎真的被Zeigler說中了。 另一個背後的元兇,則指向通貨膨脹,亞洲各國紛紛仿傚中國,對物價實施「凍漲」策略,而影響民生至鉅的米價,成為優先處理物資,不再出口,意味著減輕國內稻米供給壓力,平抑米價。 中國2年來漲最兇的是豬肉 如果接著問,那麼通貨膨脹元兇又是誰?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07年居民消費價格(CPI)上漲4.8%,漲幅硬是比2006年水準高出3.3%,遠超過政府限定的3%的年漲幅,創過去11年來新高,尤其在下半年始終居高不下,國家統計局認為:「豬肉價格上漲,是去年CPI攀升的結構性因素。」 因為所得增加,中國的中產階級的確吃了更多豬肉,按照心理學大師馬斯洛理論,這些開發中國家人民會先滿足基本民生需求,吃得更好,於是他們吃了更多的肉,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中國2年來漲最兇的是豬肉。 中國於2007下半年購買2萬噸豬肉,該訂單由包括美國在內的5個國家獲得,根據外電報導,美國商品研究機構Allendale Inc.的畜牧業分析師Rich Nelson表示,「中國目前只是美國第6大豬肉進口國,但基於當前的形勢判斷,中國有可能一舉躍上第1。」 米價漲是因為吃更多的豬肉 為了面對後續長遠的壓力,2007年12月20日中國中央政府發出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扶持生豬生產穩定市場供應的通知》中明確指出,要堅持實施能繁母豬保險政策,力爭能繁母豬「應保盡保」,看來,米價上漲的第二個元兇還是中國,而且,當中還隱藏了秘密。 可能很少人注意到,1單位的肉,需要14單位的農作物來支撐,當亞洲人開始大量吃肉,就如同大量消耗農產品。 換句話說,米價上漲的推力不是因為一下子吃更多的米,而是因為新興市場的人們吃了更多的肉,這也是農產品會全面上揚的主要原因。一名不願具名的國際級研究部門主管表示:「曾經推估過,如果要滿足全球肉品所需耗損農作物,必須把整個亞馬遜森林都砍光。」 供需失衡 造成農產品價格大幅上揚 農作物價格暴漲,還要考慮全球的供給減少,因為很多原來站在供給端的國家,都轉為需求端,這次的埃及、越南、印度都是最佳案例。其次,許多國家的生產效率也很低,農地反而短缺。 還有就是氣候驟變,例如2008年初中國大雪災,南方比北方冷,還有澳洲的旱災越來越嚴重,該國西部地區已經因為缺少水源而限制洗車,另外中國、印度也嚴重缺水。 問題是,對農產品的需求卻不斷增加,美國研究機構指出,中國大陸每年由鄉村移往都市的人口,相當於一個紐約市人口總和,中國等於每年都在「製造」一個紐約,這些人都會吃越來越多的肉。 25億人受影響 各國騷動 若觀察更廣泛的層面,幾年來原油、原物料、農產品價格大漲,讓擁有資源的新興國家開始抬頭,甚至禁止產品輸出至歐美國家,例如印度禁止食用油的出口、印尼則禁止砂石出口、中國也有禁止砂石出口,若在百年前西方殖民時代,這樣的畫面是無法想像的。 新興國家要把資源留下來給自己用,再加上已開發國家(例如G7工業國)占全世界人口只有10%,而開發中國家人口數是她們的7至8倍之多,有更充分的理由向西方說「不」。 即便如此,短期內要解決通膨壓力仍是亞洲各國政府揮之不去的難題,而米價效應已經對這個擁有25億人口區域逐漸產生衝擊,白米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除了亞洲地區,稻米也是非洲的一種主食,特別是一些小國,如喀麥隆、布基納法索和塞內加爾,這些國家已經因食品價格走高出現了社會動盪,那麼其他亞洲小國家會如何? 各國紛紛「擁米自重」,泰國大米出口商協會主席胡玉麟更是直言:「米價持續走高的機率不低。」米價讓通膨威脅壓力更大,亞洲的命運如何,得看各國政府智慧的反應了。 至於一直被油價、物價窮追猛打的市井小民,最低成本的反擊之道就是選擇「和物價站在一起」投資和農產品成正向連動的標的,例如農產品基金也不錯。 資料來源:http://tw.money.yahoo.com/column_article/adbf/d_a_080421_54_x0j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