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9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釣魚島列嶼主權之爭

釣魚臺群島由八個無人居住的島群組成,這八個島是:釣魚臺、飛瀨島、北小島、南小島、大北小島、大南小島、黃尾嶼及赤尾嶼。臺灣漁民俗稱其鳥“尖頭群島”,日本陸軍陸地測量部稱為“尖閣群島”(SENKAKU ISLANDS)日本海軍水路部稱為“尖頭群島”(SENTO SHOSHO),英文名稱除慣見的 DlAOYUTAl ISLANDS 外,還可稱為PlNNACLE ISLANDS 或 PlNNACLE GROUP,PlNNACLE 意為尖峰、尖塔或尖閣。這些名稱均是依據釣魚臺之地形特徵而命名的。 釣魚臺群島位於臺灣本島東北,距基隆港一百零二海裏,距琉球的二百海裏,約在北緯二十五度四十分至二十六度,東經一百二十三度二十分至一百二十三度四十五分之間,總面積的為七平方公里。 戰火起、國土淪喪 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中,滿清政府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其中包括一條將臺灣及其附近島嶼割讓給日本的條文。第二次大戰後,按《波次坦公告》(POTSDAM DECLARATlON)日本將臺灣交還中國,但卻把釣魚臺群島連同琉球交美軍,被美國納入行使軍事佔領權範圍內。當時國共雙方忙於內戰,此事在無人過問不了了之。一九七二年,美國將釣魚臺的行政權與琉球群島一起歸還日本,日本更振振有詞地以釣魚臺為自己領土。 問題是:為什麽日本對這幾個無人島如此虎視眈眈,甚至不惜出動巡邏艇以武力驅逐臺灣漁船,冒這個可能引發地區衝突的危險?一般相信在一九六八年前,日本對這幾個島嶼並不特別在意,將釣魚臺連同琉球群島等南西群島交美國管理之事可能也是一時陰差陽錯。但在一九六八年,聯合國勘探隊發現釣魚臺一帶的大陸礁層可能有豐富的石油資源,甚至有學者認為這個石油帶的蘊藏量可以與中東的總藏量媲美。對於日本這個缺乏天然資源的經濟強國來說,能夠擁有自己的能源,不需依賴其他國家,自是求之不得。 愚人節,敕令何在 為了在國際間造成釣魚臺群島屬於日本的假像,在日本控制下的琉球政府在一九七○年發表《尖閣列島主權及大陸礁層資源開發主權之主張》,其中第二點內容為:“明治二十八年一月十四日,(日本)內閣會議決定,並於二十九年四月一日發表第十三號敕令,將尖閣列島定為沖繩縣八重山郡石垣村。”而日本“南方同胞援護會”在一九七一年出版的《尖閣列島特集》亦有下列陳述:“明洽二十九年四月一日第十三號敕令規定沖繩縣施行郡制,沖繩縣知事乃將尖閣列島列入八重山郡,指定為國有地。”(注:明治二十九年是元一八九六年,即《馬關條約》簽訂後一年)日本企圖通過“確定”釣魚臺屬琉球,而琉球屬沖繩縣的“邏輯”,引導國際輿論相信日本擁有釣魚臺的主權。 但是,據沙學浚查證,明治二十九年四月一日並無十四號敕令,只有編號從一一三至一一六的四個敕令,內容都與尖閣列島毫無關係。沙又查得同年三月五日有十三號敕今,內容是有關沖繩縣郡編制的,其中第一條列舉了沖繩縣下五個郡及其所管轄的範圍:第五個郡是八重縣郡,管轄範圍為八重山諸島、尖閣列島之名稱並沒出現於該敕令之中。此外,沙學浚又據井上清著《尖閣列島(釣魚諸島)之歷史的解明》,指出尖閣列島的名稱是沖繩師範教師墨岩垣於一九零零年命名的大所以在一八九六年的釣魚臺群島還不曾有“尖閣列島”這個名稱。 然而,更加重要的是,釣魚臺群島乃日本在中日甲午戰爭之中所攫取的“戰利品”之一,根據二次大戰後的《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公告》,日本“應被逐出其所有以武力或貪欲所奪取的土地”,而其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由中、美、英三國決定的其他小島。所以釣魚臺不屬日本應該是顯而易見的。 古賀氏 其生也晚 日本提出的另一個論據是釣魚臺群島是日本人古賀辰四郎於明治十七年(西元一八八四年)所發現的,日本人曾經一度移民;而在美國管理期間,古賀氏之子每年均向美國收取租金,將該島群供美軍作練靶之用。日本提出這些論據,目的無非是表示日本人為釣魚臺群島的發現者,並且曾經登陸、佔領以及使用該島,因此滿足了國際法上“有效先占”的條件,從而建立了其對該島群的領土權。 可是,中國人楊載早于明太祖洪武五年(西元一三七二年)就已首先發現釣魚台列嶼,比古貿辰四郎要早五百年。在西元一四○三年完成的《順風相送》一書中,就提過釣魚臺,說它在福建往琉球途中,是中國福建沿海漁民航行標誌之一。清光緒十九年(西元一八九三年),慈禧太後頒發詔諭,將釣魚臺、黃尾嶼、赤尾嶼三小島賣給後來出任郵傳部尚書的盛宣懷為產業,供采藥之用。此詔諭的英文譯文,已列入美國第九十二屆國會第一會期記錄,一九七一年十一月出版的第一一七卷第一六九期的一七九六七頁。美國參議院外交事務委貝會及國務院根據此詔書,任可徐逸女士(盛宣懷後人)對釣魚臺的所有權。根據國際法的“原始發現”原則,(PRINCIPLE OF ORlGlNAL DISCOVERY),以及具體主權的運用,日本對釣魚臺群島的主權都是無椽置喙的。 更何況,古賀辰四郎之子古賀善次亦提供了日本政府在甲午戰爭之前一直不曾佔有釣魚臺列嶼的證據。原來古賀辰四郎自以為首先發現釣魚臺後,即向日本政府內政部申請該島的租地權。雖然當時琉球已為日本所吞併,但日本政府不承認釣魚臺屬于日本,而駁回了古賀氏的申請。到了《馬關條約》簽訂之後,日本奪得臺灣及鄰近連釣魚臺在內的島嶼,才於一八九六年批准古賀氐的申請。由此可見,這二十年來,日本政府不斷強調日本對釣魚臺有不容責疑的主權,實在是自欺欺人,心懷叵測。 就算撇開歷史問題不談,從地理角度而言,這些島嶼位於中國的大陸棚架上,四周水深不足二百米;越靠近中國大陸,深度越淺。但琉球於釣魚臺群島相距二百五十海裏,中間隔著琉球海溝(RYUK YU TRENCH),大部分水深在二千米以上。實際上,釣魚臺群島是中國領土的“自然延伸”。 根據國際法庭一九六九年二月的關於西德、丹麥及荷蘭之間的北海大陸架的劃界判例,大陸棚架的主權界限的劃定,應符合沿海國家陸土領土自然延伸的原則。總而言之,中國對釣魚臺群島的主權才是不容置疑的。 現野心軍國復辟 可惜的是,臺灣外交處於困境,勢孤力弱,不願意破壞與日本的所謂“實質外交”,在經濟上又依賴日本,不得不投鼠忌器;大陸則人窮志短,為了巨額貸款,只好忍氣吞聲。當年蔣介石與毛澤東慷人民之慨,不向日本索取賠償,連釣魚臺的主權,也不主動提出交涉。一九七二年,大陸與日本建交,海外保釣運動鬧得轟轟烈烈,但大陸政府卻同意將問題擱置,留待下一代人解決。 於是,日本野心分子更加有恃無恐。日本極右組織“日本青年社”于一九七八年偷偷在釣魚臺上建造了一座燈塔。到今年九月底,日本政府海上保安廳突然宣佈準備正式承認該燈塔為“正式航線標誌”,目的是借既定事實來巧取釣魚臺的主權。 為了抗議日本的侵略行為,臺灣高雄市政府,宜蘭縣政府,臺灣區運動會籌備會以及部分民意代表,組織了一支“聖火隊”,打算把聖火在釣魚臺島上點燃,以示釣魚臺為中國領土。可惜,聖火船 “上賓一號”出師未捷,被日本巡邏艇驅逐,未能登上釣魚臺。日本新聞媒介在報導此事時一致形容為“被巡邏中艦艇發現侵入領海的偶發事件”。日本政府則一再強調釣魚臺是日本的領土。兩岸政府除了發表貌似強硬、實則軟弱的聲明外,並無具體護土的策略和行動。十月二十五日,北京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臺灣籍常委黃順興提出臨時動議,討論日本侵犯釣魚臺事件,兩次被會議主席、人大委員長萬里否決。黃順興憤而離場。事後新華社竟然隻字不提。臺灣方面亦低調處理。 日本政府當然沾沾自喜,不但可以鯨吞釣魚臺,還可以繼續一邊篡改侵華史實,一邊讓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紀念“為國捐軀”的大和魂,一邊鼓勵如前運輸大臣、現國會議員的石原慎太郎之類的政經名人,公開否認侵華時期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連駐休士頓的年青副領事也認為並無“南京大屠殺”一事,言下之意,則是中國人撒謊。 釣魚臺之爭又豈止是領土、石油之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